当前位置:首页 > 蜂蜜真假鉴定方法 > 正文内容

“背景太假”的卖蜂蜜小伙:我与新疆蜂农互相成就(学会了吗)

虽然“你这背景太假了”话题热度已经退去,但刘元杰在新疆尉犁却成了有名的网红,走在街上的他,常常被人认出来,有的还会邀请他拍张合影。对刘元杰来说,这个成名来得并不那么意外兴奋,“在新疆做的第一场带货直播就卖得很好,枪打出头鸟,我不希望自己太红,也不喜欢‘网红’这个标签,有300万粉丝就够了。”

蜜蜂爬满身被蜇是常态

2020年,刘元杰创业失败。好久没有旅行的他,选择到新疆走走,没想到这一次旅行,改变了此后的人生方向。从卖香梨开始,刘元杰在新疆开启了直播带货创业。到新疆的第二年,刘元杰到一个维吾尔族伙伴家蜂厂参观,那是他第一次目睹蜂蜜的诞生,这个伙伴名叫“阿力木”,“疆域阿力木”的账号名称也因此得名,以此为契机,刘元杰和伙伴们一起开始以直播拍短视频的方式带货蜂蜜。


刘元杰和伙伴直播带货蜂蜜。受访者供图

刘元杰口中的客服小姐姐,是创业团队中唯一的女生曾锐,她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川妹子,比刘元杰大一岁,17岁时就到了深圳创业,和刘元杰因工作结识,当时曾锐正在做商标公司。刘元杰曾是她的客户,面对刘元杰的创业邀请,曾锐说自己很相信他,因此也来到了新疆一起创业。“新疆与深圳不同,在深圳每天睁开眼就要想怎么才能挣钱,但是在新疆不一样,工作的节奏慢下来了,很治愈。”曾锐说。

最开始和蜜蜂打交道的时候,刘元杰会戴着防蜂帽,以防被蜇,后来索性不戴了,任由蜜蜂爬上身,被蜇也成了常态。作品里的刘元杰和伙伴几乎每天都被蜇得尖叫,嘴巴肿了、眼睛红了、额头起包……不少网友发表“带货界的天花板”“绝对狠人”“你挣钱我不眼红”等评论,这些走进蜂场、贴近蜜蜂的视频,为账号吸引了许多网友的关注。


和蜜蜂打交道的过程中,刘元杰少不了被蛰。受访者供图

翻阅“疆域阿力木”的账号作品不难发现,前期的视频主要是蜜蜂的内容,后期转为优美风景的拍摄。“其实这样的转变是一个偶然,因为恰好养蜂的地方风景特别美,就想让大家看看真实的养蜂环境,没想到火了。”曾锐说。

“你这背景太假了”登上话题榜,刘元杰扔水桶自证背景为真的身影,被抠像在各种场景,甚至进入外太空扶自行车、和舞团成员一起跳舞、在天空的机翼上踱步……紧接着刘元杰的直播间卖断了货。曾锐也很惊叹,网友抠像的视频竟然毫无违和感。长期关注的粉丝甚至调侃道:“被蜜蜂蜇100次不如扔一个桶。”


刘元杰扔桶证明背景为真的。视频截图

在刘元杰的镜头里,新疆自然风光似乎美得不像话,常常被网友质疑是假的。为了找更好看的背景,刘元杰和同伴们会开车数百公里去“追”风景,也因此几乎走遍了大半个新疆。“回不来的时候索性就住在戈壁滩、沙漠里。”曾锐说,“我很怕冷,有一次在博斯腾湖直播的时候,由于昼夜温差大,半夜被冻醒,只能生一堆柴火取暖挨到天亮。有时候在沙漠里一待就是一个星期,男生还能跳进河里洗澡,女生就不行了,上厕所得跑很远。”



为了找到合适的拍摄背景,刘元杰和伙伴走遍了大半个新疆。受访者供图

曾为减轻家庭负担辍学

因背景太假走红前,“疆域阿力木”账号的直播间有时也有数万人次观看,直播带货一个月多的时候也可以达到百万元。

创业过程似乎比预想得顺利,但也有意料之外的状况,“就在账号做起来,看到盈利的希望时,一位年龄较大的创业伙伴,把账号里所有的钱取走,退出了创业团队。”刘元杰说,还有一位伙伴受不了蜜蜂蜇的辛苦也退出了。最初的四人创业团队,现在只剩下了两个人,刘元杰出镜、拍摄、剪辑与直播,曾锐担任客服,负责解答粉丝的疑问。


刘元杰和伙伴在新疆沙漠拍摄视频。受访者供图

镜头里的刘元杰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留着少许山羊胡,皮肤被晒得黝黑,个子只有158cm,常常被网友说25岁的年龄也是造假,刘元杰会拿着身份证,证明自己真的是1997年出生。


刘元杰日常直播。视频截图

刘元杰说,其实自己理想的状态是人们看到了,但并不会在意这件事,过去就好了。对于走红这件事,刘元杰也看得很开,甚至没有时间去思考那么多,话题最热的时候,多家媒体记者打电话采访,他索性把手机开了飞行模式,去补了一觉。

最近,由于疫情的原因,刘元杰和曾锐回到了尉犁县达西村,住在一个普通的农家院里。自从走红后,他们的订单量翻倍增加,曾锐的客服工作也繁重了许多,每天回复量就达到700-800条,几乎每天凌晨才能睡。

刘元杰祖籍贵州,从小在江苏长大,他有一个哥哥,家境并不富裕,跟父母在外打工时一家人只能挤在10平方米的出租屋。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,16岁的时候,刘元杰就辍学进入家具厂打工,负责橱柜打磨、刷漆等工序,之后还在船厂当过电焊工,自学了软件开发,后来进行了互联网创业,还抽出时间写网络小说被平台签约,写文案也是家常便饭。走红之后,家里人也都刷到了刘元杰的视频。“其实,最穷的日子已经过去了,现在家里也买了房子,父母哥哥都有工作。”刘元杰说。

“流量退去是很正常的事情,我就是农村出生的一个小人物,不想自己太红,也不喜欢网红这个标签。做自媒体的初衷就是为了带货,自己不想拍广告赚钱。”走红后,多家品牌找上门,有的开出了10万一条的广告报价,还有MCN机构邀约,被刘元杰一一拒绝。至于为什么要拒绝这些优渥的条件,刘元杰似乎也有自己的想法,他开玩笑似的说:“不考虑别人签我,我考虑签别人。”

帮新疆农户带货农产品

截至目前,记者粗略统计“疆域阿力木”在各大短视频平台上粉丝量已经近1000万,并且还在持续增长中,其中快手平台粉丝量最高,超过412万,还被平台认证为“幸福乡村带头人”。#你这背景太假了#的打假梗冲上热搜后,刘元杰在各平台的账号累计涨粉超过850万。

走红之后,刘元杰的直播间订单量成倍增加,蜂蜜一度卖断货,售后忙不过来,发货打包人员工作量大,因此一度减缓了带货的节奏。8月底一场直播中,观众总数达到76.8万人,这一场直播刘元杰没有带货。不过,刘元杰也想多尝试带货新疆的生鲜农产品,“新疆的水果丰富,品质好。”

尉犁县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南部,当地盛产黑枸杞,“三罗”产业也蓬勃发展,所谓“三罗”是指罗布麻、罗布羊和罗布人村寨,其中罗布麻花就是蜜蜂的重要蜜源,其花期时间长,给养蜂人提供了养蜂的天然优势。


刘元杰和曾锐等伙伴此前在博斯腾湖边直播。受访者供图

在新疆,除了罗布麻花蜜,还有骆驼刺花蜜、黑枸杞花蜜、甘草花蜜等。曾锐介绍,每年六七月份是罗布麻花开放的时候,花期长达70多天;骆驼刺六月开花,八月最盛;甘草也在六七月进入盛花期,不同的蜜源花期不同。

带货蜂蜜,刘元杰是从养蜂开始学起,“从未接触过养蜂要想快速了解,得自己来。”现在刘元杰和伙伴把精力都放在了销售上,时不时在视频中向粉丝科普蜂蜜,“真蜂蜜是善变的。”

刘元杰和蜂农的合作模式也非常简单,“蜂农产出的蜂蜜,经过摇蜜后,我们以现金回收,经过送检、过滤、装瓶、打包后,发送到顾客手中。”刘元杰说,和自己合作的有30多户蜂农,一家养蜂大户就有上千蜂箱,“所有合作的蜂农都算上,养殖规模达到1万多箱蜜蜂,这几乎占了新疆蜂农的三分之一。”能把蜂蜜卖出去,刘元杰也被评选为新疆尉犁县蜂业协会会长。


刘元杰参与新疆尉犁县蜂业协会座谈会。受访者供图

“收蜂农蜂蜜的标准是波美度达到41度,对于新疆的蜂农来说,喂糖的成本更高,因此并不存在掺假的现象。”说起和蜂农的关系,刘元杰说,“我和蜂农是互相成就。”

就在几天前,一位库尔勒的农户刷到刘元杰的视频找到他们,希望他们能够帮助家里带货。“去年,我们带货过他家的香梨,今年这个农户的西梅销售遇到了困难,我们就帮他们卖,一晚上卖了500多单。”曾锐说。

对于未来,刘元杰曾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谈到,“努力的意义不是摆脱贫困的家乡,而是帮家乡摆脱贫困”,自己把新疆视为第二故乡,并不想被一个热梗绑定,在热度退去以后,能够真正为新疆农业发展出份力。



声明:本站不从事商业活动、不生产及销售任何产品;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标签: 蜂蜜

发表评论

访客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。